今晚六合彩开码

今晚六合彩现场直播:养一只“蛙儿子”替你旅行,走走停停

原标题:养一只“蛙儿子”替你旅行,走走停停

最近,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这只小青蛙刷屏了。在没有显见的广告推广情况下,这款叫做“旅かえる(旅行青蛙)”的日文应用冲上了AppStore国区免费游戏排行榜的第一名。

似乎每个被互联网引爆的产品都能在互联网不发达时代找到对应物,这款放置类游戏也不例外,它和当下作为年轻人主力军的千禧一代童年时期的玩具“电子宠物”(Tamagotchi,国内又称宠物蛋)有着本质上的亲和性。不同的是,这款游戏不再借助于功能单一的集成电路、像素化的电子设备,而是依托智能手机——随之带来的变化是,手游“旅行青蛙”不需要玩家时时刻刻的关注和“照料”,借助手机的消息通知功能,这只小青蛙会不定时发送给玩家它旅行的照片,带回纪念品,这些素材也会成为游戏内收集物并以相册的形式展现。

但并没有变化的是玩家和电子宠物之间被定义的关系。许多玩家自然地与这只萌系画风的青蛙代入了“母子”“父子”关系。在朋友圈的分享中,可以看到各位“为蛙父母”的动态变成了围绕小青蛙的日常:交了新(女)朋友,在哪里旅行,对它好几天不回家也没消息的担心,或者干脆宅在家不出门的抱怨……这些称述的语气和语料,不仅仅来自当代国人家庭的日常,也作为社会事实的症候,表征了后工业社会年轻人的身心状态。

电子宠物映射的社会焦虑

电子玩具Tamagotchi由日本万代公司于1996年11月推出,一经发布便风靡全球,销量达4000多万只 。这个业绩成功拯救了万代当年的财务危机。《纽约时报》 1997 年 5月的一篇相关报道则用“入侵”这个词形容了Tamagotchi的火爆:它几乎无处不在,并且总是能在上架后被迅速抢购一空。

初代Tamagotchi

电子宠物火爆的背景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的投机行为,不切实际的追求财富带来的盈利快感及其造成的经济泡沫破裂被认为是造成经济危机的重要原因。经济危机影响下,大批企业倒闭,员工失业,昂贵的房价和激烈的就业危机成为日本年轻人不得不面临的现状。电子宠物在沉重的社会现实之外成为人们的情感依托,作为子女和宠物替代品进入人们的日常。

电子宠物的外形足够“萌”、足够可爱,区别于当时呆板、笨重、巨大的电子产品;它满足了人们在关心、照顾的付出中获得的被需要感,在心理维度上自我赋予了社会价值。更重要的是,在玩家和电子宠物的关系中,人们真正扮演的是一种具有控制力的“上帝”角色,一种对生活的控制感,而电子宠物操作简单、易于控制、生命周期短即刻满足了这种心理需要。

“佛系”时代的社会情绪

而2018年初流行的这只“旅行青蛙”不同于电子宠物的是,它没有“生命周期”及其与之相关成长、死亡等概念,玩家只需要做三件事:收集三叶草、购买商店道具和等待——用一个时下流行的语汇形容就是“佛系”。

继“丧”之后,“佛系”迅速成为热词。在经过社交媒体的碎片化使用和自媒体传播,这一词似乎能够恰如其分地用在任何一个描述年轻人状态的偏正词语中;同时它又和其他流行词一样并不具有权威定义,这一模糊语态也切合互联网时代的后现代“延异”。总体来说“佛系”试图解释一种“无所谓”的身心状态,特征是“随别人怎么认为怎么说”。就“佛系”一词而言,它的所指和借用“佛”的能指是本质对立的:“佛系”表达一种对现状置身事内却又不抵抗的姿态,是一种价值迷失;“佛学”即便某种程度上包含唯心悲观主义色彩,也绝不会是“不抵抗”的,而是抱德炀和的积极入世。

“佛系”一词直接来源于日本女性刊物对作为恋爱对象类型(男性)的一种分类。三年前诞生于日本的“佛系”与这个当下中国网络上最流行的词汇有着精神上的共通之处:一是对亲密关系的低欲望,对与其他人结成亲密关系、进入集体生活缺乏动力;二是试图远离社会传统的群体生活体系,比如家庭、社会团体组织。前者代表“无欲”,后者则可以被解读为“出家”,这两者都是佛教的形而上的特征,但内核又与佛教对立。佛教讲究慈悲为怀、普度众生,而佛系追求身在红尘而远离众生,没有情绪起伏地像机器一样运转,直至灯枯油尽。

因此,与其说“旅行青蛙”中的小青蛙与玩家回归了一种上世纪电子宠物与玩家的亲子关系,不如说小青蛙的生活正是当下年轻人所期望的数字化身,一种对“小确幸”的追求,低欲望和普通生活满足。

“低欲望社会”作为一种反抗

无论是“旅行青蛙”、Tamagotchi还是“佛系”,都巧合般地源自日本,这些词汇在中国社会的流行某种程度上也表征了中日社会状态的相似性。

日本学者大前研一曾针对日本的状况撰写出版了《低欲望社会》,他在书中总结了低欲望社会的四个方面:

一、年轻人背负风险的意愿降低,不像从前世代一样愿意独立购屋,背负几千万的房贷;

二、少子化,人口持续减少、人力不足,同时又面临人口超高龄化问题;

三、年轻世代丧失物欲、成功欲:对于“拥有物质”毫无欲望,随便吃个一、两餐就能活下来的社会,“出人头地的欲望”也较先前世代降低很多;

四、无论是货币宽松政策还是公共投资,均无法提振消费者信心,经济改善前景渺茫。

大前研一认为,日本低欲望社会的主要原因是社会经济现状导致的幸福感标准降低。80后与90后一代出生于泡沫危机时代,他们从出生起至今一直沉浸在经济幻想破灭的阴影中。同时,在优质教育和互联网时代信息不对称消除下的年轻人对世界历史和社会也有更深的认知。经济低迷的现状加深了社会阶层的结构性板结,再努力工作也无法改变生活现状的年轻人因此自主降低生活标准,不愿背负风险、承担责任,同时也对出人头地、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等世俗欲望心如死灰。“宅”文化、“丧”文化、“啃老”现象,也就都不难理解了。

很难说中国年轻人与日本年轻人面临的问题不无差别。高昂的房价,科层化的劳动结构和社会原子化,再加上中国社会传统婚姻礼俗加诸年轻人的经济重负,消费主义建构的物欲景观与经济水平的巨大落差等社会事实都在共同塑造一代年轻人的心理环境。

可能,通过“旅行青蛙”养一只呱儿子,从心所欲旅旅游,不因功利主义原因结交新朋友,也是一种社会反抗。

参考资料:

《20年了,你还记得当年养过的"电子宠物"吗?》;

《“佛系”流行:社会进入原子化时代的警示灯》。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